奶奶是个节省的人,她已经79岁了,眼睛也花了,经常带着老花镜。

一天傍晚放学,我回到家里,看见奶奶坐在桌前做着什么。

我走过去一看,原来她正在补钱。

使我大吃一惊的是,奶奶补的竟一分钱的纸币,那一分钱黑糊糊的,皱巴巴的,字也看不清了,四个角都不成角了中间裂开,差一线就掉下来了。

奶奶先把那破烂不堪的一分钱摆在桌面上,用手掌压平,再用干净的布把钱擦了然后撕下透明胶,放在钱上比量一下长短,在用剪刀剪下,小心翼翼地把透明胶黏在一分钱的中间。

奶奶一边数钱一边自言自语的说:“一分钱也是钱啊;十个一分是一角,一百个一分十一千哩。

”一分钟过去了,十分钟过去了,一刻钟也过去了……终于布完了,那张兮兮的一分钱在奶奶手中焕然一新。

看着,看着,我的眼睛湿润了,脸刷的一下全红了,我惭愧地低下,以前妈吗给我十元我都嫌少。